长乐市化工机械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工业设备

两会代表委员热议中国装备制造业

时间:2021-06-27 来源网站:长乐市化工机械网

两会代表委员热议中国装备制造业

“十二五”时期是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、推进产业结构升级的攻坚时期,作为向各行业提供技术装备的基础性、战略性产业,装备制造业是各行业产业升级、技术进步的重要保障。然而,我国装备制造业“大而不强”却也是不争的事实。在今年全国“两会”上,中国装备制造业如何“由大变强”,再次成为代表委员们关注的热点和焦点话题。

向文波代表: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一定要有消化能力

全国人大代表、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向文波向媒体表示,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一定要有消化能力,把相互的优势进行有效整合。

“有互补效果的战略性并购我们更感兴趣。”向文波表示,中国企业“走出去”不是为了规模去搞并购,而是希望通过战略性并购全面提升企业竞争力,如带来核心技术、品牌以及较好的营销供应体系等。

作为中国工程机械龙头企业,三一重工今年初刚刚完成对有“大象”之称的世界混凝土巨头德国普茨迈斯特的并购。

向文波认为,三一重工并购“大象”,很好地实现了双方的优势互补。未来三一品牌主要面向中国市场,普茨迈斯特品牌主要面向全球市场。

对于三一重工并购“大象”是否会引起消化不良?向文波很自信地告诉媒体,三一重工完全有能力消化“大象”,收购“大象”可以实现三一重工战略化互补。普茨迈斯特用了52年时间在全球建立了国际化的销售和服务体系,他们的体系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。拥有了“大象”,毫无疑问地确立了三一重工在世界混凝土行业的地位。

向文波认为,企业国际并购最大的挑战是文化上的融合,解决的问题就是本土化。“我们会尽量少派甚至不派去我们的管理团队,普茨迈斯特仍会由德国的管理团队来经营。但国际化是必须做的,不是可做可不做。一个庞大的企业市场过分集中,抵御风险的能力就不行,一旦局部市场出现波动,就会对业绩的稳定性造成影响,我们希望把三一打造成世界品牌,就必须国际化。

同时,我们的并购、出海都是牢牢专注于工程机械,没有过度多元化。我们投资节奏的把握、投资时点的把握也是都有讲究的,这控制了海外投资的风险。

不过,向文波也表示,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才刚刚开始,大部分企业还都是本土企业,国际化程度还很低,即使把国内的事情做完,国外的事情还有很多要做。中国工程机械企业要与国外重量级大佬们短“短兵相接”,可能至少还要10年到20年的成长时间!对于中国工程机械行业“增速下滑”的现状,向文波认为“这是在回归更理性的增长”。他认为中国工程机械仍然在非常高速的增长。“当然,不可能像以前40%到50%那样快速增长,那本来也是不正常的!我觉得工程机械行业应该是回归到了理性增长的状况,不是特殊时期的特殊增长,我个人认为工程机械行业今年10%以上的增长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他说,“世界80%的混凝土机械市场在中国,中国挖掘机的数量超过了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,中国的工程机械市场仍然是全球最火爆的。”

最后,他透露:“2012年三一集团肯定能过千亿,这也是五年前我们提出的目标,都在规划之中!三一在去年提出的'2015年销售额达2000亿'的发展目标也一定能实现!”

王瑞祥委员:加快高端装备自主研发能力

在今年全国“两会”上,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、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会长王瑞祥告诉媒体,我国已成为世界装备制造大国,但“大而不强”却也是不争的事实。特别是受国际金融危机及欧债危机的影响,我国装备制造业面临着前有堵截、后有追兵的严峻形势。尤其是在高端装备方面,美国、欧盟等发达国家开始将高技术、高附加值的装备产品的生产和加工制造产业,由海外开始陆续收回至本土,并采取了很多鼓励政策,如税收减免、补贴奖励等,鼓励投资商、制造商回归本土。

“由于他们本身具有很强的技术优势、市场营销优势和品牌优势,再加上政策扶持,对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来说,是一个极大挑战。”王瑞祥指出,当前,新兴经济体也在加快利用自身优势资源,来吸收发达国家转移出来的一部分制造能力,和我国争夺市场、争夺投资。如果我们缺乏应有的敏感和危机意识,应对不当,贻误时机,不但无法改变现有的大而不强的被动局面,而且还会拉大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,并可能落伍于部分发展中国家。

王瑞祥说,当前先进技术靠引进、高端产品靠进口依然是我国装备制造业面临的严酷现实。高端机床、高端发动机、高端仪器仪表及控制系统,均需要从国外引进。其中,高档数控机床90%进口,数控系统95%进口,仪器仪表70%进口。在基础零部件领域,为高档数控机床配套的高档功能部件70%需要进口,大型工程机械所需30MPA以上液压件全部进口,时速200公里以上的齿轮箱、2.5MW以上的风电齿轮箱、大型煤机齿轮箱、高速列车制动器、大型盾构机的电液驱动装置等几乎全部进口。虽然在船用柴油机方面我国与国外先进企业开展了合资、合作生产,但关键核心技术和品牌依然掌握在国外企业手中,我国仍未摆脱“打工式”的加工制造地位。

王瑞祥强调,对于我国装备制造业来说,最关键的还是加快自主研发能力建设。国家要想办法一方面给予政策扶持,另一方面要整合资源,组织技术攻关。“目前,我国的科研院所力量还非常分散,应该在整合集中方面想办法,大专院校也应该考虑如何参与进来。我相信几方面的力量组织在一起,我国一定能够逐步攻破技术瓶颈,突破高端装备制造业国外企业垄断市场的现状,逐步形成以高新技术为引领,处于价值链高端和产业链核心环节,能够提升整个产业核心竞争力的高端装备制造业。”